兽药网
兽药资讯
产品 厂家 资讯
0371-55185256
养殖
养禽| 养猪| 牛羊| 水产| 特养| 品种
兽医
禽病| 猪病| 牛羊病| 水产病| 宠物病| 特养病
知道
养殖| 兽医| 图库| 知牧
工具
价格| 营销
您的位置:首页 > 兽药资讯 > 正文

2017动保行业十大事件

2018-1-29 来源:互联网
文章摘要:不知不觉,现在已经进入2018年的第一个月月底了,回首2017,动保行业发生了十件大事,收购、并购成了主基调,行业局势变化迅猛,再加上政策的改变,你跟上步伐了吗?


如今的养殖行业早已不是几年前的样子,思想、概念日新月异,层出不穷。动保业作为养殖大行业中的一环,也必然同畜牧圈一样,在这个融合、互联更加紧密的时代,再也不能“埋头”苦干,独善其身。

标准制定越来越严格,市场需求越来越高端,这使得行业变得越来越规范,也同样让准入门槛变得更高,强者愈强,淘汰加速。

但我们无需感叹,事实上在我们养殖业这个大圈子里,每个人的辛勤工作、努力生活都实实在在地推动这个不断翻新、越来越快的进程。

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最现实的问题是今年赚钱了吗?目标实现了吗?明年又有何计划呢?

今天小编细数9件今年动保行业的大事。回顾过往,展望未来,看看你是否受其所影响。

1、猪瘟、高致病性蓝耳病强制免疫正式取消

诞生于一个紧迫的防控形势,不能不说猪瘟和蓝耳的强制免疫政策的实施为控制当时疫病形势、和我国如今猪瘟和蓝耳的稳定做出了重大贡献。而时过境迁,经过了十年招标历史,它也逐渐暴露出一些缺陷,一面因质量有限受用户嫌弃诟病,一面因利润微薄让企业“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在后期的几年里,取消招标的呼声逐渐高涨,相关的传言也越来越真实。

终于,2016年7月21日,农业部联合财政部发布公告,猪瘟与高致病性蓝耳病暂不实施强制免疫政策,有条件的养殖场可先打后补。逐步实现养殖场自主采购、财政直补。2017年3月15日,农业部公布了《2017年国家动物疫病强制免疫计划》,正式取消了对猪瘟、猪高致病性蓝耳病的强制性免疫措施,仅要求对猪瘟、高致病性猪蓝耳病免疫工作,各地应按照国家防治指导意见执行。这意味着,动物疫苗招标制度出现重大调整,生猪疫苗方面只剩下口蹄疫疫苗还未放开。政策一出,受到了各方欢迎。

在此前,19家猪蓝耳病疫苗生产企业产值约为11.2亿,猪瘟系列疫苗等产品约为7-8亿元。因此有机构预测认为猪瘟和高致病性蓝耳病退出强制免疫,将放开至少20亿的市场,但实际上还远不止如此。因为在放开后的市场竞争下,曾经廉价、低质的疫苗将逐渐被淘汰,厂家进行品质竞争的同时,疫苗价格也在逐级攀升。新推出的猪瘟疫苗定价在2元/头份左右,而蓝耳苗则在12元/头份以上。提高单价的同时自然也做大了动物疫苗市场的蛋糕,因此保守估计这两种疫苗放开的市场至少将达到40亿元。

2、诗华并购诺倍威

动保行业已然从早期野蛮生长的生态逐渐步入优势互补,整合淘汰。不仅仅是在中国,全球的动保企业都在抓紧收购整合。诗华并购诺倍威是今年的第一宗重大收购。

2017年2月22日,法国诗华动物保健公司(下简称诗华)与青岛易邦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举办签订合资盛典,法国诗华收购原浙江诺倍威生物技术有限公司(EBVAC)18个自然人股东持有的公司64%股权,组建合资公司——诗华诺倍威公司(Ceva EBVAC)。诗华为控股大股东,另外36%的股权属于青岛易邦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和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持有。

这项并购的完成标志着国际动保巨头法国诗华动物保健公司(下简称诗华)开始大力进军中国的猪用疫苗版块。诗华借由这宗并购直接拥有了一套在华完整的猪用疫苗产品和销售体系。

3、金宇收购辽宁益康46.96%股权

金宇收购辽宁益康是第二宗。

2017年7月10日,金宇生物收到沈阳产权联合交易所发来的受让通知书,确定以4.03亿元的价格收购辽宁益康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康生物”) 46.96%股权成功。此举除了进一步丰富了金宇生物的产品种类,更重要的是,益康生物作为H5禽流感疫苗定点生产企业,通过收购,金宇将得以在口蹄疫之外进入强制免疫的禽流感疫苗市场。

目前H5禽流感招标+市场苗存量在20亿规模,而益康生物又是首批获得H7禽流感亚型生产种毒的7家企业之一,高致病禽流感牌照资源价值凸显。

4、天邦收购中国动保20.4%股权

紧接着第三笔来了,同样是围绕强制免疫疫苗品种的争夺。2017年10月31日,天邦股份对外公布了2亿元收购中国动保 400,000,000股(约占总股本的20.4%股权)的消息,一时引起行业热议。12月7日晚间,天邦股份发布公告披露其收购中国动保股权的进展情况,确认中国动保的20.4%股份已于2017年12月7日登记至天邦股份全资子公司益辉国际发展有限公司证券账户,说明收购已经完成。天邦此番收购的20.4%股份来自中国动保原股东礼来(Lilly Nederland Holding BV)。

中国动保旗下内蒙古必威安泰生物科技有效公司,因是国内仅有的7家拥有口蹄疫疫苗生产资质的企业,而凸显了此笔收购的价值。本次收购完成将使得天邦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投资拥有口蹄疫强制免疫品种的疫苗企业之一。

根据分析机构数据,2016年国内兽用生物制品市场规模为156.25亿元,同比增长12.4%,口蹄疫作为重大疫病,是国家强免疫苗之首,其体量最大,增长最快。据不完全统计,口蹄疫每年政府采购总额近22亿元,而市场苗2017年预计销售规模达25亿元,此部分市场规模2020 年预计可达55亿元。综合来看,口蹄疫市场规模空间要远超禽流感疫苗市场规模,因此中国动保拥有的口蹄疫生产牌照尤其显现其价值。

5、喹乙醇等“药添字”产品的逐步退出

2017年315晚会,曝光了养殖户滥用喹乙醇等药物饲料添加剂的事件,将喹乙醇等药物添加剂推上了风口浪尖。不明就里的观众再次对食品安全产生了恐慌,而这种恐慌最终将伤害我国的养殖业本身。第二天喹乙醇主要生产商中牧股份因此停牌。

收紧对饲用药物添加的管制,加强养殖端安全健康养殖认识刻不容缓。

6月22日,农业部正式制定了《全国遏制动物源细菌耐药行动计划(2017-2020年)》,其中规定了6项需要明确的重点任务,第一项就是促生长抗菌药物的退出。包括:促生长人兽共用抗菌药物,如金霉素预混剂,这类药物要求完成清理;促生长动物专用抗菌药物,如黄霉素预混剂,需形成保留或退出的政策建议;喹噁啉类抗菌药物,如乙酰甲喹、喹乙醇、喹烯酮等,形成逐步退出方案。

而在6月29日,农业部再次出台公告,建议停止氨苯胂酸、洛克沙胂和喹乙醇作为药物饲料添加剂在食品动物上的使用。

12月6日,农业部发布征求意见函,决定停止喹乙醇、氨苯砷酸、洛克沙胂用于食品动物,注销相关兽药产品批准文号。并确定了此三种药物的退出期限:自公告发布之日起停止喹乙醇、氨苯砷酸、洛克沙胂3种原料药及各种制剂兽药产品批准文号的申请,自2018年5月1日起停止生产,相关企业兽药产品批文同时注销,之前生产的产品可在2019年4月30日前流通使用。自2019年5月1日起停止原料及各种制剂用于食品动物。

近年来农业部对药物添加的管制接踵而至,到如今硫酸黏杆菌素、喹乙醇以及有机砷等养殖户习以为常的药物饲料添加剂均已逐步禁用,不难预料未来还会有越来越多的168号公告中规定目前暂时允许使用的“药添字”产品将会被禁用,因此如何从饲养管理、营养水平、环境控制等方面来提高动物的健康和免疫成为了养殖业未来最需要考虑的问题。而如何顺应时代需求,为用户提供科学、合理用药产品、方案则成了抗生素企业最需要考虑的问题。

6、口蹄疫疫苗又添新厂

多年以来,口蹄疫一直是“七国争雄”市场状态,而今年海利生物终于打破这一格局。筹备多年的杨凌金海口蹄疫疫苗获批上市,口蹄疫疫苗市场变为“八仙过海”。

海利生物自2012年12月赢得与阿根廷生源霸科公司(Biogénesis Bagó公司)合资筹建口蹄疫疫苗生产企业机会,得以引进生源霸公司先进生产技术,在陕西杨凌开始建设杨凌金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挤进珍稀的口蹄疫疫苗生产商的行列。

阿根廷生源霸科公司有80年的动物疫苗及兽药生产历史,是美国、加拿大等国的口蹄疫疫苗抗原储备商,同时其产品还销往巴西、乌拉圭、台湾、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具有深厚的口蹄疫疫苗研发、生产技术积累。

7、猪口蹄疫O型病毒3A3B表位缺失灭活疫苗与猪口蹄疫O/A二价灭活苗先后获批一类新兽药

口蹄疫的市场在今年开始变得风起云涌,新企业争相通过各种方式进入这块蛋糕,而老牌企业则依靠深厚的研发资本,把竞争的门槛提到更高。

近日,农业部发布公告,批准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等4家单位申报的猪口蹄疫O型、A型二价灭活疫苗(Re-O/MYA98/JSCZ/2013株+Re-A/WH/09株)为新兽药,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中农威特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金宇保灵生物药品有限公司、申联生物医药(上海)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研发。

猪O/A二价苗呼唤多年终于获批,让许多养殖场直言终于可以“在阳光下”给猪打A型苗了。而据行业人士分析,该二价苗的上市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口蹄疫疫苗市场格局,最先上市该二价苗的厂家将会获得市场优势。

在此之前,猪O型3A3B表位缺失疫苗也获批一类新兽药,此种标记疫苗将可以实现区分野毒和疫苗毒。

8、猪瘟与蓝耳病净化工作的推进

早在2012年制定的《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2012-2020)》就已经确定了动物疫病防治总体目标与任务,提出所有原种猪场猪瘟、猪伪狂犬病、高致病性蓝耳病在2020年达到净化标准的目标。

在过去的两年里,通过管理部门和企业共同推进,我国对伪狂犬病的净化取得了一定成果,树立了一批国家级或省级的净化示范场和净化创建场。今年,农业部印发《国家高致病性猪蓝耳病防治指导意见(2017-2020)》和《国家猪瘟防治指导意见(2017-2020年)》,将对猪瘟和蓝耳的净化提上了工作重点。

《意见》提出到2020年底,全国核心育种场蓝耳病达到净化标准(即连续24个月以上无临床病例,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野毒感染病原学和抗体检测阴性),其他养殖场(户)达到稳定控制标准(即连续12个月以上临床发病率≤5%)。到2020年底,全国所有种猪场和部分区域达到猪瘟净化标准,并进一步扩大猪瘟净化区域范围(连续24个月以上种猪场、区域内无猪瘟临床病例,猪瘟病毒野毒感染病原学检测阴性)。

不是有句俗话说,“中国人真想干一件事,哪有干不成的呢?”

9、严格环保政策使得原料药缺货暴涨

环保政策限制的升级加剧兽药行情的波动。11月6日,工信部,环保部、国家卫计委、食药监总局联合发布《关于做好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医药企业2017-2018年采暖季错峰生产的通知》,制定原料药采暖季错峰生产具体措施,明确停产品种、停产时限、停产方式等内容,严格按照要求实施停产。

该通知在业内一时引起一阵骚动,原料药企不少是污染大户,这么动真格势必关停一批工厂,下游可能面临涨价甚至缺货断供。

随后环保部、发改委等10部委,联合北京、河北等6省(市)政府下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特别强调:涉及原料药生产的医药企业,如果违反排放工序原则上将实施停产。除临邑县外,京津冀“2+26”城市凡是涉及VOC排放的原料药企业都将在采暖季(2017年11月15日至2018年3月15日)全面停产。其中包括石药、华北制药、齐鲁制药等原料药供应大户。

实际上从今年7月起,原料药价格就已经开始上涨,但在10-11月达到了高潮,有些价格一个月上涨100%,有些甚至出现断货有价无市。

11月一些重要、常用药物涨幅极大。氟苯尼考上涨70%以上,强力霉素上涨50%以上,替米考星上涨60%以上,阿莫西林上涨50%以上,磺胺类上涨30%以上,多种维生素原料上涨80%以上。

此外还有包材(纸箱)上涨50%以上,物流成本普遍上调。

受此影响下游的兽药企业表示为了保障正常生产要提前做好打算备足货源,然而这波涨价潮似乎有点长,最终下游企业也不得不纷纷提价。氟苯尼考、强力霉素、替米考星、阿莫西林等西兽药产品价格上调10-30%,维生素类、中兽药、抗病营养类产品价格上调10%左右。

兽药企业表示终端药涨30%,而原料厂能涨70%以上。以前兽药企业可以赚10%的利润,现在如果价格调整得好,或许可以赚5%的利润;若没有调整好或者不调,赚的利润将更低,甚至会亏本。

但实际上原料药企业也因为停产损失惨重,据华北制药公告显示,其因停产净利润损失高达5493万元。



关键词:动保行业,猪蓝耳病疫苗,高致病性蓝耳病,猪瘟,
看过此文的,还看了以下文章
热点图文
最新文章
相关专栏

@ 514193.COM 兽药招商网 豫ICP备 08004691 号 版权所有